www艹bbsscom_www艹bbsscom| 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

我爱阅读网 > 两性技巧 > 金友妹大战黑棒,非洲佬最牛黑大捧3o公纷长,健身房里黑金刚狂战白妞

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 m.39776j.cn 金友妹大战黑棒,非洲佬最牛黑大捧3o公纷长,健身房里黑金刚狂战白妞

  导读:金友妹大战黑棒,非洲佬最牛黑大捧3o公纷长,健身房里黑金刚狂战白妞。我叫狗蛋,姓李,所以全名就是李狗蛋,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大侠,但我真的是一个大侠。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我现在正站在城墙上,准备和一个人叫周逸飞的决斗,决斗的原因,是因为他觉得我既然名字叫做狗蛋,就不会是大侠,最多是武侠小说里一个伺候大侠吃饭的伙计,我不服,所以我就约定和他在城墙头上决斗。

 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,花了半个时辰,躲过了警卫,爬上了城墙,等着周逸飞来。

  可还没等到周逸飞爬上城墙,我就被巡逻的警卫发现,然后赶了下来,不知道是哪个混蛋,竟然还在我屁股上踢了我一脚。

  本大侠的屁股是那么好踢的吗?

  我这么想着,揉着屁股去了周逸飞的家,我要问问他,为啥不去城墙上和我决斗,不然我就可以在围在城墙下观看的人面前打败他,成为新一代的大侠,就像那些在无数说书先生口里流传的大侠一样。

  可还没等我到周逸飞家,就遇到了他的姐姐——周晓菲。看到我过来,周晓菲笑了笑,两只大眼睛弯成了月牙,问我说要去哪里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时语塞,要去找周逸飞算账的话说不出来,我看了看周晓菲,转身跑了。

  看到这里,你也许发现了,我不是什么大侠,但我相信我早晚会是一个大侠,一个骑着白马,穿着白衣,佩着宝剑,到处警恶除奸的那种,就像关山风一样,看到有穷苦,手从怀里一掏,掏出大把银子,撒了出去,救别人于苦难;看到有坏人为非作歹,宝剑出鞘,将其刺死,待苦主反应过来,早已经骑马远遁,浪迹天涯。

  想着,我抽出背后木头做的宝剑,刷刷舞了几个剑花,将路旁的一棵狗尾巴花砍断,然后学着关山风轻轻吹了吹剑刃,嗨嗨笑了起来。

  “李狗蛋,你为什么不来和我决斗?”眼前一个身影站了出来,长身玉立,虽然粗布麻衣,但确实算得上是玉树临风。

  看着周逸飞的这副样子,我不由得在心里暗骂一句:这王八蛋确实比我更像大侠。应道:“是你小子不敢和本大侠决斗,害本大侠在城墙上等了好久,还被那些警卫....那些警卫纠缠了许久,本大侠险些无法脱身。”

  周逸飞看了我一眼,抽出自己的木头做的宝剑,说,别废话,把剑吧!我点了点头,拿着我的宝剑冲了出去。

  那一战,天地变色,日月无光,要不是我妈和周逸飞的妈妈分头赶来,拎着我们的脖领子回去,我一定会给他脸上留几道抓痕,让他好好尝尝我自己修炼的九阴白骨抓。

  不过这一战,我也身负重伤,两只眼睛都被周逸飞打成了乌眼青,几天之内,周晓菲看到我就捂着嘴偷笑,笑完了就过来问我疼不疼,然后拿点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草药,给我擦一擦。

  但周逸飞也没好过,我很清楚地记得我那招猴子偷桃使的很到位,而周逸飞那几天确实也是叉着腿走路的。

  也因为这件事,我爸和周叔两人一合计,做了个决定,送周逸飞出去读书!

  至于我?留在家里,读书或是干农活,自己选择。

  我摇了摇头,说,我要做大侠!

  但话没说完,老爹的巴掌就好似降龙十八掌一样落了下来,我功力不济,敌他不过,所以当他第十八掌又落在我屁股上的时候,我选择了干农活。

  毕竟,咱武功不如人家,咱们得服软不是。至于为什么不选读书?摇头晃脑的,读那些酸诗有什么意思,那比得上我干农活,打熬筋骨,最终做个大侠来的爽快。

  但不知道是因为我天资差还是没有跳悬崖得到秘籍,反正我农活一干十几年,也没成为像关山风那样的绝世大侠。

  当然,也不是没有丝毫收获,那周逸飞的姐姐——周晓菲,成了我的老婆,至于我是怎么做到的?这还不简单,就凭本大侠这堂堂一表人才,娶她还不是手到擒来?

  不过周逸飞这小子十几年变化也挺大,前不久从外求学回来,一身长袍,雪白的脸,见人就笑,动不动还作揖,惹得村里的姑娘都偷偷的打量他。

  但最大的变化,应该是变胆小了,以前虽然武功不如我,但是还敢和我决斗,但现在,只要我高声说句话,他皱皱眉头,转身走远了。

  看来,我不去选择读书是对的!

  但晓菲不这样认为,看到周逸飞回来,那个高兴劲儿,恨不得把家里的好东西都搬出来给他,就连那个我后来花了十文钱买来的宝剑都拿给了他,笑吟吟的说,弟弟,你小时候最喜欢这些,看,你姐夫的这把,给你了!

金友妹大战黑棒,非洲佬最牛黑大捧3o公纷长,健身房里黑金刚狂战白妞

  谁知道那臭小子竟然一脸嫌弃的拿起来看了看,就丢在了一边,口里接连说着什么,粗鲁,有辱斯文之类的狗屁话!恨的我当时就想让他试试我当年那招猴子偷桃。

  晓菲当时也闹了个大红脸,但转眼间便恢复了正常,笑着遮掩了过去。

  晚上,我跟晓菲说,以后你别再跟你那兄弟那么上心,晓菲眼一瞪,白了一眼,说,那是我弟弟,亲弟弟,我还不能心疼他了?他小时候还说要保护我呢。

  我有点不开心了:“怎么本大......我就不能保护你了吗?”

  晓菲白我一眼,说,你不欺负我,我就谢天谢地了,还敢要你保护我?我呼地坐起来,说,好!那我就欺负欺负你。

  二

  周逸飞这小子是真的变了,回到家里之后每天只是在屋里捧着几本书在哪里读,什么子曰诗云,我也听不懂,只是觉得无趣。

  有时候他也会出来和我一起聊聊小时候,说自己要科举入仕,做官,做一方大员,出巡洒水净扫,百姓回避,好不威风。

  他说的时候两眼放光,就好似在小时候炫耀他有个更像大侠的名字一样,说完之后笑了笑,问我有什么想法。

  我笑了笑,道,我要做大侠,像关山风那样,白衣白马,浪迹江湖。

  周逸飞笑了一下,就像小时候听我说虽然我叫李狗蛋,但是我还是会成为一名大侠的时候一样,半边嘴角不动,半边嘴角翘了上去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对他这个动作我突然感到很恶心,虽然我就一拳砸了过去,他当然抵不过我了,所以噗通一声就摔倒在了地上。

  屋内的晓菲听到声音冲了出来,扶起了他弟弟,瞪了我一眼,就带着去市集上看郎中了。

  看着晓菲的眼神,我知道我闯了大祸,不知道是要跪搓衣板还是要低头赔笑认错。

  但在我拿出搓衣板,在裤腿里赛了好多棉花,准备等到晓菲回来之后就上演一出负荆请罪的大戏的时候,回来的之后满身伤痕的周逸飞。

  他出去的时候嘴角有丝血迹,回来的时候,满身都是乌青,一个人。

  我问他,晓菲呢?他低着头,揉着身上的伤痕,说,被抢走了?

  我浑身一紧,问他,是不是刘文正?他点了点头。

  我突然一瞬间很想把我练了几十年的功夫都用出来打他,但我还是忍住了,我知道刘文正,他是这个村子里的恶霸,是那种武侠小说里典型的在主角出现之前,恶事做尽,大家都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那种。

  他盯上晓菲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下手,我们也就渐渐都没在在意了,但没想到会在这次动手。

  我问周逸飞,你就这样让他们抢走了你姐姐?

  他仍旧低着头,闷闷地不说话。

  我上去给了他一拳,转身出了门。

  我要去找刘文正,跟他要回我的妻子。但我在半路上改变了想法,我知道刘文正,也知道他的实力,我知道,我打不过他。

  所以我改了个方向,我要去找关山风,十几年过去,他已经不是那个白衣怒骂的少年侠客了,而是定居在了我们隔壁县城的一个庄子里。

  但就算归隐,仍旧不改侠客豪气,对前去求助的人有求必应,我要去找他,要他为我出头,救出我妻子。

  我走了三天两夜,脚磨破了,又饿又累,但我终于到了关山风的家门口,关府两个字鲜红如血,据说是关山风归隐的时候,江湖上的朋友歃血为盟,一人割自己一刀,聚成鲜血,写的这两个字。

金友妹大战黑棒,非洲佬最牛黑大捧3o公纷长,健身房里黑金刚狂战白妞

  但此刻关府里比这个更红的,是各种装饰,彩灯、彩灯,鲜红浓烈远胜那江湖上朋友的赠字。

  我站在门口,看着关府里的仆人忙进忙出,听着他们窃窃私语,说是关山风与刘文正订了儿女亲家。

  我有些开心,因为我觉得关山风肯定是受了刘文正的欺骗,所以才和这个大恶棍定了儿女亲家,只要我冲进去,说明真相,那么关山风肯定会怒而拔剑,一剑将刘文正这个家伙刺死,然后飘然而去,我也就可以回家接回我老婆。

  所以,我提起内力,冲了进去,然后,我就摔了个狗吃屎,摔倒在了刘文正和关山风面前。

  关山风楞了一下,笑了起来,笑的很爽朗,就和说书先生说的一样,笑完了之后,说,这位兄弟来自何地,今日是大喜的日子,来的都是客,不必行如此的大礼,随便找个座位坐吧!

  说完端起酒杯,和面前矮胖的刘文正喝起酒来。我有点不开心,喊道,我不是来参加酒席,我是要请你主持公道,帮我杀一个人!杀一个恶贯满盈的人,比你以前杀的那些都还要坏的那种。 (责任编辑: 厌笔萧生)

最近关注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