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感美女黑丝袜迷人俏皮_性感美女黑丝袜迷人俏皮| 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

我爱阅读网 > 两性技巧 > 第一章厨房征服贵妇杨玉婷,车内和嫂嫂覆雨翻云,撩起裙子坐在哥哥的腿上

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 m.39776j.cn 第一章厨房征服贵妇杨玉婷,车内和嫂嫂覆雨翻云,撩起裙子坐在哥哥的腿上

  导读:第一章厨房征服贵妇杨玉婷,车内和嫂嫂覆雨翻云,撩起裙子坐在哥哥的腿上。那个村霸,离了乡。当明哥再一次见到大妖时,大妖已经不再是那个拿着石块追一群男生满村跑的女霸王了。如今大妖踩着高跟鞋,风衣紧紧地裹着修长的腰身,手里还牵着孩子。

  脸上甚至还涂着粉。

  “是明哥啊。”大妖脸上毫无风雨,仰脖子唤了一声。

  明哥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当时鼻子就酸了,大妖声音还是那么粗狂,还是那味道。明明只是一声亲切的招呼,听起来却像是破口大骂的前兆。

  “来了啊,”明哥看着地面,双手不知所措地揣在裤口袋李,身子左右摇晃,“孩子这么乖呀!几岁啦?”

  “三岁,”大妖摸了摸孩子的脑袋。

  “明哥,最近在哪呢?”

  “哦,”明哥挠挠脑袋,“没干啥,上班下班呗还有啥。”

  两人不约而同地往四下看,寻找着下个话题。

  桌游区的展位花里胡哨,coser们极不专业地摆着姿势,脸上挂着夸张的笑容,极尽所能地吸引着为数不多的路人。其中一个桌游体验的伙计瞅准走过来,大方的向二人伸出手。

  “如果二位有空,来我们这体验一下?我们有狼人杀三国杀......”

  明哥看着大妖,犹犹豫豫地问道,“来两把?”

  “好长时间没玩,手生。”大妖撸了撸袖子。

  “不过虐你够了。”

  看着大妖扬起那挑事的眉毛,明哥痴痴地笑了,就是这种感觉,他找了十年。

  ......

  明哥小时候是个老实孩子,当自己的老弟都开始逃课上山逮鸟的时候,他还在帮老师收作业,回家路上也会给家里买些晚饭用的烧饼。可能家里老大都比较成熟,每天晚上他都跟个大娘一样满村找老弟回家吃饭。东家问问西家瞅瞅,大街小巷扯着嗓子叫老弟小明,然后在饭还有最后一丝温热时,把老弟按在桌边。

  “今天下午没去上课?”

  “去了,中间去妖姐家拿东西......”

  “拿东西都这么长时间?”

  “没,妖姐她......她教我做事情……。”

  小明十次不回家,八次都是找妖姐,妖姐简直成了老弟的挡箭牌。

  的确,村里没哪个小孩敢惹妖姐,妖姐家是村里最早出去做生意的,爹妈都不在家,只有爷爷奶奶和妖姐住在一起,几个星期爹妈才回来一趟,带些东西吃顿饭,放一笔钱就走了。爷爷奶奶对孙女也很是溺爱,所以妖姐兜里总是有厚厚一沓零钱,有事没事就买些稀罕东西“打赏”一下屁股后的小弟。

  像什么鱿鱼丝,牛肉粒,猪肉干,村里孩子对此完全没有抵抗力。而这只是冰山一角,妖姐家里的稀罕东西,足以让村里孩子眼花缭乱。

  老弟没老实几天,晚上又不回家吃饭了。

  这回明哥直接拿着扫把,往妖姐家径直去。

  老远,大明就听见妖姐的叫骂声。

  “老干你就赖吧,当我没看清还是乍地?拿回去!”

  明哥脚步愈发快速,最后一脚踏进妖姐家大门。

  “呦!大明来啦,快来,奶奶刚洗的水果,尝尝?”妖姐的奶奶端着果盆从客厅出来,笑容可掬。而院子里,大妖姐正和村里一群孩子围着小桌打牌。

  妖姐奶奶很贴心地从客厅拿了张小凳子,让明哥坐,明哥气势一下子就颓了,把扫把藏到门口,心想着等老弟打完再拽回去。

  大门敞开,院子里四下通风,几个人得嚷嚷着才能玩起来,妖姐更是泼辣,一脚踩着长条凳,一手抽着牌往桌上劈里啪啦地摔。

  “老娘可从不打感情牌,杀!”

第一章厨房征服贵妇杨玉婷,车内和嫂嫂覆雨翻云,撩起裙子坐在哥哥的腿上

  明哥从没见过八个人一起打的牌,这种牌上密密麻麻的图案,甚是复杂,没有数字,没有地主。一圈人就这样围着桌子,在晚风里杀来杀去,空气中时不时飘来水果的甜腻味,大妖的唾沫味儿,和不知谁的屁臭味儿。

  明哥坐在那里,不知不觉中看了一把又一把,直到爹娘破天荒地来叫兄弟二人回家。

  最后大明才知道,这叫三国杀,城里刚开始流行,大妖姐爹妈就给闺女捎回来了。算是走在了潮流的最前沿。而此后好一段时间,大妖院子里都挤着十来个孩子,轮着坐,而大妖则永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在大妖眼里,老实巴交的明哥是个稀客,每次,明哥都以叫老弟回家吃饭的名头过来,但每次都禁不住大妖的诱惑。

  “老干起开,叫明哥坐着打几把。”大妖朝明哥摆手,拍拍身边的板凳“来明哥!坐姐这儿!”

  有时明哥良心发现,强扯着老弟回家。最后饭是吃完了,但总感觉少点什么,电视又没有什么好台。老弟就抱着枕头坐在床上,也不看书,也不说笑……

  最后实在禁不住,带着老弟回大妖家看,老干几个已经是在收拾残局了。满地的瓜子橘子皮仿佛在向他们展示着刚刚发生的精彩战斗。

  后来,大妖去远方的城里上学了,家里只留下爷爷奶奶。为了不打扰老人休息,村里街坊都不让孩子再去人家里闹。其实也没人会去闹了,大妖一走,村里的孩子仿佛丢了魂,聚在一起也不知道怎么玩。有时老干把牌从大妖家要出来,再挨家挨户叫出来六七个人,玩不了几局,就因为规则问题吵起来。

  “听我的!人家都是这么玩的!”

  “瞎喷!大妖姐课不是这么教你的!”

  听村里长辈们说,大妖家在城里买了小洋楼,等全装修好了,把俩老人也接过去住,以后就不回来了。明哥就问,过年过节呢?

  长辈说,人家家里住的的可远着嘞,回来一趟多麻烦?现在网络多发达,打个电话视个频,意思送到就行了,现在城里的人多忙啊,手上乱七八糟那么多事……

  年下,大妖回来了,坐着小车,来接爷爷奶奶去远方的城里住。看着大妖搬着行李从院子里出来,明哥也去帮忙。

  “不回来啦?”明哥问。

  “不回了,老娘忙。”大妖辫子一甩,差点扇到明哥。

  “唉,想着还能跟你杀几把。”明哥害羞地笑。

  “杀?”大妖冷哼一声,“你们太菜了,又教不会,没意思。”

  大妖家的小车车载音乐大声放着《柳浪闻莺》的电影插曲,声音震得窗户都一颤一颤的,音乐夹杂着鞭炮声,整个村子都热热闹闹。大妖的爷爷奶奶笑成一朵花,把家里的零食都搬出来给过路的年轻人,让他们来大妖家帮忙的,村里的小孩,鱿鱼丝和肉干一把把地往兜里装。

  大妖家终于空了。

  “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,反正肠已断我就只能去闯祸”

  白光的声音悠扬而朦胧,明哥看着大妖跟街坊的娃们拉拉扯扯,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无所适从的惆怅,冬日的凉风混着二氧化硫拂过明哥的发间,好一番萧瑟景象。

  就这样,明哥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离别,大妖的路线与明哥越走越远,再也没有了交集。

  明哥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,生活一下子紧张起来。学校全封闭,不准带手机,当然明哥也没有手机,所以这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困扰,只是学业越来越紧,明哥越发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,跟不上其他同学的节奏。

  不光学习跟不上,玩的也跟不上。

  班里的同学玩的很花,星际,CF,起凡,联盟,每天晚上都有一群学生偷偷摸摸翻墙出去包夜。白日课间,男生就成堆成堆地聚在一起热火朝天地讨论战术和出装,到了周末短短的休息时间,学生更是疯狂,网吧个个爆满。

  明哥天生比较喜欢大家一起玩拍桌子叫嚷的感觉,他跟班里几个同学一起去玩过几次联盟,但发现自己完全适应不了那些复杂的操作系统。当初三国杀是大妖手把手教着玩起来的,但现在,没人愿意教他玩游戏,只能自己慢慢摸索。摸索中,明哥一直被同学骂,话很难听。

  “下路能不能不送啊?会不会辅助啊?”

  “TM能不能别动我兵?”

  从前挨大妖骂,也很难听,但明哥没有丝毫不适应,如今那些同学的话也没有其它意思,但明哥就是听着不舒服。

第一章厨房征服贵妇杨玉婷,车内和嫂嫂覆雨翻云,撩起裙子坐在哥哥的腿上

  渐渐的,联盟的赛季比赛也如火如荼地办起来,皇族,SKT,了解他们几乎成了男生交流的基本功,明哥也学着查了一些资料,再和朋友讨论,却遭到朋友白眼。

  “名字都说错了,飞科,不是灰科,”

  “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?”

  游戏仿佛已经不叫游戏了,叫电竞,电子竞技,还传言着要进奥运会。

  明哥有些茫然,他攒了点钱买了专业的三国杀桌布铺在寝室,想吸引左右寝室假期没回家的凑成一堆痛痛快快杀一晚上,最后人是坐一起了,但大家仿佛都操心着其它事,讨论着明星或者学校里的某个人,有时还讨论着自己家族的奋斗史。一张桌子,非要分个老大老二,有半路接电话的,有觉得没意思的,没耍两把,人就散完了——明明手机就能玩,为什么非要坐一起? (责任编辑: 厌笔萧生)

最近关注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