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拉利人体艺体图片_法拉利人体艺体图片| 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

我爱阅读网 > 人物资料 > 九花玉露丸逆水寒_和前男友疯狂打分手炮_嫁给军人折腾死你

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 m.39776j.cn 九花玉露丸逆水寒_和前男友疯狂打分手炮_嫁给军人折腾死你

  导读:九花玉露丸逆水寒_和前男友疯狂打分手炮_嫁给军人折腾死你。我叫徐静,我出生的时候,家里只有两间简陋的瓦房,唯一像样的电器就是一台老式三洋收音机,父亲干完一天活会打开收音机,边听,边抽旱烟解乏。

  母亲是外地人,比父亲小了十二岁,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家里有五亩地,平时都是父亲一个人打理,母亲吃不了种田的苦,整天在家无所事事。

  收成好的时候,父亲满是褶子的脸上会露出憨憨的笑容,收成不好的时候,父亲会独自坐在门槛上抽闷烟。

  在我五岁时,母亲改嫁给了隔壁村的一个男人,男人家里有钱,房子盖了两层,宽敞明亮,跟我们家阴暗逼仄的屋子真是云泥之别。

  母亲看了看残败不堪的家,收拾了衣服就走了,任凭只有五岁的我泪流满面苦苦哀求,母亲还是挣脱了我的小手。

  从此我跟父亲相依为命,母亲走后,父亲变得沉默寡言,常常一个人发呆。

  后来为了供我读书,父亲除了要打理五亩田之外,农闲时还出去做小工,没有技术,纯粹卖苦力,工资也不高,农村老板常常拖欠工资,日子过得紧巴巴。

  因为穷,我穿的衣服都是村里好心人给的,学费常常拖到最后才交,家里没人做饭,我就喝稀饭就咸菜。

  家里房子到了夏天梅雨季节会漏水,父亲也没有钱修房子,我只能拿盆接水。

  我知道父亲在外面干活很累,这些苦我都能忍受,但是比贫穷生活更让我感觉苦的是同学嘲讽的态度。

  初三家长会,父亲迟到了,匆匆从工地小跑过来,此时的父亲头发已经白了一半,十几年又当爹又当妈把我拉扯大,脸上的褶子已经一层累一层,额头的纹路已经能夹死一只苍蝇。

  在同学和穿着光鲜体面家长的灼灼目光下,父亲低着头像犯了错的小孩,走到教室最后一排,蜷缩在角落,我鼻子一酸,扶着父亲,在我座位坐下。

  “徐静,这是你爷爷?别人都喊爸妈,你怎么把你爷爷喊来了?”同桌富家女满脸嘲讽,对我父亲指指点点,还捂着鼻子,说我父亲身上汗臭味很浓。

  同桌一直嫉妒我成绩比她好,没想到会当着同学面说出那样的话。

  “这......是我爸,生我生的比较晚。”

  “听说,你妈跟有钱人跑了?你是个没妈的孩子?”说完捂着嘴笑。

  我当时恼羞而怒,跟她吵了起来,她一个劲笑我,说我是有娘生,没娘教的可怜货!还喊其他同学一起来看我爸,仿佛观望一个外星人。

  虽然后来她父母让她给我倒了歉,但是贫穷在我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,她那嘲讽的眼神仿佛是凌厉的刀,刺的我钻心疼。

  002

  初中毕业时,我十六岁,去了村里一家小作坊上班,工资只有八百块钱一个月,不过在当时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。

  从学生转变为一个工人,过程很幸苦,我手上长满了厚厚的老茧,糙得很,因为是新人,年纪又小,工友都把脏活,重活留给我。

  我咬紧后槽牙坚持,不顾别人异样的眼光和冷嘲热讽,一干就是五年,这五年期间,我一分钱都舍不得乱花,给家里添置了一个衣柜,买了台电视机,找人修了漏水的屋顶。

  正当日子有盼头的时候,父亲累的腰间盘突出了三根,一只腿不能动,走路只能慢慢挪,医生说父亲的情况保守治疗已经不起效果,必须手术。

  我毫不犹豫拿出了所有积蓄,还厚着脸皮跟母亲借了一点,给父亲做了手术。

  出了院的父亲,瘦了整整一圈,眼窝都凹陷下去了,再也不能干重活。

九花玉露丸逆水寒_和前男友疯狂打分手炮_嫁给军人折腾死你

  此时开始有媒婆上门说亲事,我当时个子一米七,身形苗条,肤若白雪,明眸皓齿,相中的小伙子不少,但是受父母影响,我对婚姻有一种恐惧,但是也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。

  当时父亲一个工友来看父亲,看着我家清冷惨败的门扉,家徒四壁的窘迫,劝父亲帮我找一个有钱的婆家,哪怕对方是个老头也没关系,这样日子会好过很多,父亲听了立马把他哄了出去。

  然后暗自流了几滴浊泪,有几个父亲愿意把女儿嫁给糟老头?

  后来母亲帮我找了个婆家,男方叫陈伟比我大三岁,看上去成熟稳重,时常来我家帮衬着我干农活,对父亲也不错,我渐渐接受了他。

  在母亲的一再催促下,半年后,我进入了婚姻的殿堂,婚后不就便有了宝宝。

  我摸着自己肚子,感受到了初为人母的喜悦,自己从小缺少母爱,我发誓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宝宝缺少爱,我一定要让她幸福平安。

  可是宝宝刚生下来不久,我的噩梦便开始了,陈伟开始频繁矿工,单位电话经常都打到了家里。

  我质问他为什么不去上班,他却告诉我,他觉得工厂上班太幸苦了,现在已经成家了,该立业了,他想创业自己做老板。

  为此我跟他激烈争吵过,他说我天天在家带小孩,根本体谅不了他工厂里工作多辛苦多枯燥,吵到激动的时候,更是摔东西。

  最后,陈伟说这样过下去没意思,要不离婚吧,我噤若寒蝉,这是我的软肋,我从小到大最期盼的就是能有个完整的家,我同意了他创业。

  陈伟家境一般,没什么钱,让我把我家房子卖了,把父亲接过来一起住,这样也可以照顾父亲。

  家里房子本来就破败不堪,父亲身体也不好,我思虑再三同意了,卖了乡下两间瓦房,给了陈伟本钱,还留了两万给父亲养老。

  大概是圆了陈伟老板梦,那段时间陈伟对我和父亲特别好,嘘寒问暖,还说我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,包揽了所有家务,一家人看上去其乐融融,笑容又一次挂在了我脸上。

  父亲搬过来之后,我每天不让他干重活,没事让他逗逗外孙女,父亲也比以前开朗了许多。

  可是好景不长,陈伟所说的创业就是开棋牌室,为了有老板的派头,还请了两个服务员,一开始有朋友过来捧场,生意还算可以。

  前几个月确实赚了不少钱,每天回到家都带着一沓钞票,满脸春风得意。

  时间一久,抽丝剥茧,朋友也有自己的事情,不可能天天来捧场,陈伟骨子里很懒,不去跑宣传,更没有生意头脑,棋牌室没人时,就在里面抽烟干着急。

  因为棋牌室运营不顺心,陈伟脾气也开始变得暴躁,回到家开始对我恶语相向,甚至对我父亲大声斥责。

  我好心劝他棋牌室经营不下去就关了,找个班上,一家人安安稳稳过日子,可是陈伟却怒瞪双眼,说我看不起他,嘲笑他没本事。

  本以为交不起房租,陈伟会知难而退,谁知道他却逼着我父亲拿出养老钱,父亲不愿意,就让我父亲滚,父亲无处可去,只能含泪拿钱。

  我看着满头白发的父亲,巍巍颤颤地把钱交道陈伟手上时,我心尖一颤。

  如果仅仅是钱的事情,我跟陈伟还不会走到离婚那一步。

  不久后,陈伟染上了赌博的恶习,棋牌室没生意,他便喊了无所事事的狐朋狗友过来玩耍,一开始只是斗斗地主,后来便开始炸金花,再后来玩牌九。

  好摸牌的人的,没几个不输钱的,很快陈伟又跟我父亲伸手要,我父亲被掏光之后,便跑去乡下跟自己父母要,不给就吵得公公婆婆不得安生。

  003

  有一天我正哄宝宝睡觉,有人敲门,一开门,三五个彪悍男人,堵在了门口。

  陈伟借了高利贷赌钱,要债的找上门,不还钱就不走,无奈之下,我打了电话给乡下的公公婆婆拿出了压箱底的钱,才把那群人打发走。

  此时襁褓中女儿嗷嗷待哺,我却连买奶粉的钱都没有,最后跟朋友借了钱,才解了燃眉之急。

  陈伟大概知道自己错了,跟父母认错,跟我和爸认错,我看看怀里的宝宝,心一软便原谅了。

  可是只要上了牌桌,他的瘾就会犯,在一次输钱急红了眼之后,又跟我父亲要钱,此时父亲已经被压榨的连棺材本都没有了。

  我撕心裂肺地朝他大吼:“你就是没用,有当老板的心,没当老板的命,现在连上班的本事都没有,就是一个穷赌鬼,吸血鬼!”

  这句话激怒了陈伟,伤了他自尊心,此时女儿被吓醒了,在婴儿床上哇哇大哭,陈伟攥紧拳头,眼珠仿佛要撑破眼眶,失了心智般的踹了一脚婴儿床。

  女儿从床上摔落到地上,陈伟看都不看一眼,摔门而出,我发了疯似的抱着女儿往医院赶。

九花玉露丸逆水寒_和前男友疯狂打分手炮_嫁给军人折腾死你

  幸好当时是冬天,衣服穿的厚,幸好婴儿床不高,宝宝只是头上鼓了一个包,我不放心做了脑CT,医生说没什么大概,我才放心回去,一路上眼泪簌簌直流。

  我决定跟陈伟离婚,他不同意,我吃了秤砣铁了心,带着父亲在镇上租了房子。

  此时陈伟父母知道我两闹离婚,苦口婆心劝我,可是我心如死灰,他们想要回孩子,我死活不肯,再难,我也要坚持下去,把日子转起来。

  这时候,母亲出现在了我生活里,后来我才知道,她当年催着我跟陈伟结婚,是收了陈伟家三万彩礼,这笔钱她竟然私吞了。

  大概是看到我带着女儿的窘迫,父亲的苍老,母亲心生愧疚,主动过来帮我带孩子,条件是每个月支付她五百块钱,果然还是精明,但是请保姆远远不止这个钱,我也认了。 (责任编辑: 厌笔萧生)

最近关注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