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日老婆的骚屄小说 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

我爱阅读网 > 百科常识 > 办公室妻子的悲哀,按在办公桌硕大深深挺入她的花心,娇哼细喘办公室撕开

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 m.39776j.cn 办公室妻子的悲哀,按在办公桌硕大深深挺入她的花心,娇哼细喘办公室撕开

  导读:办公室妻子的悲哀,按在办公桌硕大深深挺入她的花心,娇哼细喘办公室撕开。我绝对不可以碰女人,那是一种危险物种,如果和她们纠缠在一起,我估计会有送命的危险。陈胜这样警告自己,不过这可不是他的风格,在那天之前他从来没有因为情感生活烦恼过,因为他还没有遇到动情的对象。

  但是在那天之后,他似乎变得不对劲,他居然开始在脑海中描绘种种和爱情、和她有关的事情,嘴角微微上扬。

  他的身份使他必须住在人烟稀少的郊区,不过他一点也没觉得难受,那里没有城市的拥挤和喧闹,只有他一个人住在白色的小别墅里面,早晨起床拉开窗帘,就能看到满地的油菜花,阳光很灿烂,远处的海也能看清,他时常长吸一口气,再伸一下懒腰,为自己煮一杯黑咖啡。虽说是个男的,他的生活可一点也不糙,反而很讲究。

  那天是5月5号,他如往常一样起床站在落地窗前,注视窗外,这次他的眉头有些皱,表情看起来有些好奇。

  几个带着遮阳帽、穿着碎花裙子或短袖的男生女生散散落落地蹲在那片油菜花的周围,她们面前有支架,有白纸,一些已经寥寥画了几笔,身侧放着大包小包,用手掌掌着颜料,五颜六色、五花八门。

  她们估计是乘着周末来这边写生。陈胜这样想。

  他回到房间,端上煮好的咖啡,目前还没有任务交给自己,不过可不敢掉以轻心,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被他杀。作为一个杀手,是不敢待在太阳底下太久的。

  2

  蒋雨任职于一所大学学校的美术老师,主要课程是素描和油画。

  不过她可没有太老,刚刚读完研究生的她,很幸运便做了老师,今年她刚好26岁,而5月5号这天恰巧是她的生日。

  她不擅化妆,但五官紧致,苗条秀长的身材,打扮起来一定足够吸引眼球。

  她穿着朴素,全身上下基本都是浅色系,虽寡淡了些不过还挺适合她的。

  原本算好日子生日这天是周末,她打算一个人来郊外写生,结果在课堂上说漏嘴,全班学生说要陪她去写生,不好推辞,便答应了。

  阳光下的油菜花最美了。蒋雨念叨着。

  她刚下车,和学生一起帮忙将东西都搬下来,然后各自找地方,选好作画的角度。

  来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,草丛间还有露水,每走一步都会滴落在脚踝、小腿上,有着沁人心脾的凉爽。

  “同学们,乘着太阳还没有升起来赶紧把东西摆好,要不待会儿很晒的,要是晒黑变丑了可不能赖老师哦。”

  “放心啦老师,我们带了足够的防晒霜,能见到太阳的地方基本都涂上了。”

  “对呀,老师,我们这么好看,就算晒黑也很好看的。”周围同学一片唏嘘声。

  “好了好了,我们还是抓紧布置吧。”学生总是很单纯善良,他们很信赖我,只因为我们是师生。蒋雨心想。

  大家开始选景,学生们从不同角度描绘那片油菜花,说实话不管是那个角度,都美得不像话。

  要是住在这边就好了。蒋雨小声嘀咕。

  她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唯一的白色别墅,她在下车时就注意到了,窗帘遮得很扎实,几乎看不到里面的风光,蒋雨猜测估计是主人不在。

  她决定画那栋房子,背靠大山,周围全是油菜花,天气很好,空气清新,一切都那么美。

  3

  陈胜喝完咖啡便跑去照料院子里的油菜花,那是他前两天刚挖进来的,也算是陶冶情操,还能给自己找点事情做,也就不会那么孤单了。

  不知道油菜花是不是水土不服的原因,长得不像院外的那些勃勃生机,没了太阳和同伴的它们,少了一些光彩。

  陈胜拿起水壶,优哉游哉地给浇水,弯腰观察油菜花,会心一笑。

  他想起院外那些正在写生的人,打开窗帘,一个戴着凉帽、穿着浅色衣裙的女生正在面向自己所住的别墅,手中的画笔正在游动,她是在画我的房子!

  估计是职业病,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人不简单,是不是要加害自己,不过念头一转,忽然觉得自己想得好多,那人大概也是猜测房子是没人住的吧。

  “叮——叮——叮”,是门铃声。

  打算做料理的陈胜闻声走了出去,紧皱眉头的他不知道是何人造访?

  直到进了院子他才大概明白,下雨了,那些写生的人可能是想进来避雨。

  “谁呀?”

  “我就说有人吧?老师。”

  “太好了,希望他不介意我们。”

  蒋雨走了神,无心听学生们讲话。

  这个房子里是有人的,那他估计看到我在画他的房子吧?蒋雨心想。

  “你好,我们是来这边写生的,不凑巧遇到下雨天,所以过来打扰一下,不过要是不方便也没事。”蒋雨在学生的提醒下回了神。

  里面没有回应,只是那扇大门被徐徐打开。

  一个长相精致,身材高挑,但是眼角处有明显刀伤的男人打开了门,他长得很帅气。

  “你好,真不好意思打扰你。”

  “没事,进来吧。”

  家里突然多了这么多人,陈胜有些不习惯,不知道该如何招待。

  “你们随便坐吧。我刚要做饭,你们需要我多做一些吗?”

  就他一个人住吗?居然带着学生,这么多人来打扰一个陌生人,关键是自己刚才还以为房子没人,便做了绘画素材。蒋雨心想。

  “哦,不用了,我们有带便当。”

  “你可以做两份吗?我们老师忘记带便当了。”

  朋友前一天晚上要提前为蒋雨过生日,便玩得晚了些,早上没来得及准备便当。

  “好啊。”陈胜走去了厨房。

  “老师,他好像和你差不多大,而且长得还很帅,反正你也没有男朋友……”几个学生坐在一起开老师的玩笑,蒋雨有些难为情,憋着笑瞪了学生一眼,可爱极了。

  陈胜多疑,自然没有立马走进厨房,他想听听那些人还说些什么悄悄话。

办公室妻子的悲哀,按在办公桌硕大深深挺入她的花心,娇哼细喘办公室撕开

  听到学生打趣他和那位老师,他觉得挺可笑的。确认不是什么不安分子,他转身去厨房。

  雨下得很大,下得时间也比较久,那天直到下午七点左右雨才停了。

  “饭做好了,进来吃吧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蒋雨从沙发上起身,走去厨房,学生个个看好戏的表情。

  “蒋老师居然害羞了。”

  4

  “喜欢吃牛排吗?”

  “还好。”

  “请坐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陈胜为蒋雨拉出椅子,尽显绅士风范。

  “对了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?”

  “我叫蒋雨,你呢?”

  “我叫陈胜。”

  “今天真的非常感谢,没有你的话,我们估计要当落汤鸡了。”

  “没事,小事一桩嘛。对了,你是大学老师?”

  “对呀,今天带学生来这边写生。你是做什么的?”

  “我?我是……自由职业,什么都干。”

  “自由职业?听起来挺好的。”

  “应该是听起来挺不靠谱的吧?”

  “怎么会?做自己热爱的工作,靠不靠谱有什么关系?”

  陈胜突然脸沉下来,因为不知道自己热爱什么,他现在的生活,就是不定期地接工作,按照指令杀人,他还能有什么热爱呢?

  “对呀,的确如此。牛排怎么样?合胃口吗?”

  “很好吃,火候恰到好处。做菜该不会也是你的工作之一吗?”

  陈胜被逗乐,笑着说,“算是吧,我还挺喜欢做菜的。”

  在那张餐桌上,对面从没有出现过别人,每天、每餐,都只有陈胜一个人,那天却不同,他有了共享食物的另一半,新鲜感无与伦比。

  学生联系了车子,吃完饭就到了,虽说下着雨但是还能准时过来。

  “非常感谢你的款待。也没有什么东西作为回礼,这是我早上画的一副,送给你。”说着蒋雨将那副画拿出来并启开。

  一栋白色房子周围开满了盛开的油菜花,后面是连绵不断的山。

  “很好看。”

  听到这样的评价蒋雨扑哧一笑,陈胜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,说,“我不太懂艺术,不过的确很好看。而且我也很喜欢在一些特别的日子去那种艺术品展览的地方看看?”

  “特别的日子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老师,车子来了。”陈胜来不及回答,便被打断了。

  “那我先走了,再见。”

  陈胜将那副画挂在自己的房间,很奇怪的做法——他突然想一直看着那副画了。

  5

  刚才还热闹得很的屋子,顿时变得鸦雀无声。虽然一直处于某种状态,但是当这种状态被打破,又被恢复之后会莫名多了一种东西。对于陈胜而言,现在的屋子多了孤单和落寞,曲终人散才有的感觉。 (责任编辑: 厌笔萧生)

最近关注
热点内容